您的位置: 首頁 > 通知公告

通知公告


四位清華畢業生的擇業答卷

發布時間:2019-07-05 20:58:44   作者:本站編輯   來源: 本站原創

       

 

?

我希望自己的腳上永遠沾著泥土——仁增頓珠

戎裝執筆書崢嶸歲月,攜筆從軍保家國榮光——胡凱

中學時我的外號是“校長”,如今我真的成了一名校長——沈曉東

職業探究的實質是自我認知——舒潔

他們是人人艷羨的名校生,他們也是結業時面對人生挑選的一般青年。當選項真的擺在眼前,他們又因何作出最后的挑選?本報選取近兩年結業的四名清華大學學生,請讀者從他們的文字中,了解四名年輕人人生挑選背后的個人成長和年代底色。

仁增頓珠:

走出青藏高原是為了更好地回去

在西藏林芝市米林縣偏僻的普龍溝,有一個半農半牧的小山村,那里便是我的家園——普龍村。我關于家園最深的形象或許便是它的“原始”和“閉塞”,村里的幾戶牧民至今仍連續著傳統的放牧方法,物資靠牦牛馱運,交通靠騎馬,而我便是那里走出來的第一位大學生。

我上小學時,由于路途遙遠,很多學生都是從一年級開始住校,一年只要寒暑假時才能夠回家。尤其是牧區的孩子,不僅路途遙遠,還要翻雪山、過河流,上學路途異常艱苦、危險。正由于如此,很多孩子早早地放棄了學業,挑選回到家里幫父母干活。我上小學一年級時,全班有60多名學生,然而到六年級時只剩下不到20名學生,失學停學現象十分嚴重。到初中結業時,村里大部分和我同齡的人都已經成家,有的乃至已經有了孩子。其時咱們家境并不殷實,可是父親一直支撐、鼓勵我持續念書,希望我能憑借自己的努力出人頭地,改動自己的命運。

考上清華今后,很多人會跟我說:“你真幸運!能夠脫離這個偏僻的當地到大城市日子,再也不需求在酷日和暴雨下干農活了。”可是我深知,自己走出來并不是為了躲避、遠離那個偏僻的故土,而是為了能夠更好地回去,以自己所學的知識和微薄之力去建造它、改動它,使它變得愈加夸姣。

每次從北京乘飛機回家時,我都有一種穿越時空的感覺。一端是現代化的繁華都市,另一端是落后閉塞的小山村;一端的人們出門只需帶著一部智能手機就能輕松解決許多問題,而日子在另一端的人們或許還在山上尋覓手機信號。這種對比、落差時常圍繞著我。

上一年暑假,我從村子回到牧場,發現那里還停留在我記憶中的十幾年前的樣子。泥濘崎嶇的小路、簡易破舊的房屋、靠天吃飯的牧民。如果必定要說看到了什么改變,或許便是夜晚時,牧民家里多了一盞昏暗的、可有可無的太陽能照明燈以及一臺播映幾分鐘就沒電的山寨光盤放映機。由于沒有網絡信號,牧民們想要打一通電話或許都需求爬到一座很高的山頂,然后一手拿著手機,邊走邊尋覓信號。當然,這是發作在偏僻牧區的故事。近幾年來,我也目擊了家園發作的一些可喜的改變。大一回家時,村莊路口安裝了太陽能路燈;大二回家時,村子里多了一個籃球場;上一年回家時,家家戶戶新建了浴室、廁所……

在經歷過這些落差今后,我愈加眷戀那片土地,以及日子在那片土地上的人們。我不想逃離那片土地,僅僅希望把它能建得愈加夸姣。在挑選到基層工作之前,我得到了一家大型國企的工作,豐盛的薪資、舒適的工作環境、良好的發展前景……我也曾猶豫過,究竟我還需求賺錢養家,需求賺錢供弟弟妹妹讀書,需求考慮的實際因素仍是十分多的。但終究,我做了一個在我們看來并不“明智”的挑選——到藏北草原當一名基層工作者。我不想把這種挑選說成一種獻身,我僅僅挑選了自己喜歡的工作,挑選了能讓自己發揮作用的當地。

作為一個從牧區走出來的孩子,我希望自己的腳上永遠沾著泥土,永不停下行走的腳步。我懼怕太過閑適舒適的日子會困住我,讓我忘掉苦難的滋味、讓我看不到那些需求協助的人。

胡凱:

軍綠色的無悔青春

高考完畢不久,我便倉促迎來了人生第一次大的抉擇。一般人是糾結于選學校、選專業,而我則抱著嘗試的心態挑選了國防生。其時作出這個挑選的考量并沒有多么雜亂,僅僅覺得成為一名清華國防生很光榮,結業后進入戎行也很好。現在回想起來,其實當初的我并不了解清華國防生這個集體,對戎行的概念也是懵懵懂懂。我想,也許是曾經做過的那些軍旅夢并沒有消失,而是潛藏在心底,改變成了對戎行的好感和向往,無形之中影響著我的挑選。

人生如流水,一旦出發,便只能滾滾向前。清華國防生的身份成為既定現實,那便要在這條路上義無反顧地走下去。為了看見道路上更遠的景色,除了日常軍政訓練和假日集訓,我努力抓住每一次機會去了解戎行,了解未來。

2016年10月,我代表清華國防生前往南京參加“精武杯”軍事項目對抗賽,終究取得總分第二名的成果,并在返校后參加組成清華大學軍事特訓隊。“精武杯”期間遇上大雨,戶外露營時雨水從防潮墊里滲上來打濕軍被,再打濕全身,那晚整個人如同在水中翻來覆去,我曾一度想過放棄,但一想起平和年代仍有無數中國軍人在更臟的泥土里摸爬滾打,便又有了咬牙堅持的動力。

2018年,我面對結業,能夠自愿挑選面向社會工作或者進入部隊。分流方針的呈現,給了國防生再次挑選的機會,預期中應該一路走到盡頭的我再一次站在了人生的分叉口。一般生仍是國防生?在分流方針出臺后,每個人都有自身的考量,都有權利作出合適自己的挑選,并獲得別人的尊重。那時流行的話叫“分流不分心”,挑選分流的國防生只不過是換了一種形式在為國家作貢獻。

那段時間,我翻出了當初清華國防生的錄取通知書,望著通知書上“國防”二字,回憶起大學期間訓練的點點滴滴,回憶起參加過的那些軍事活動,我總算確認我的心里是向往戎行的。我從中國近代史中明白強壯的戎行和國防關于國家發展的重要性,我覺得我有義務也有才能成為勇擔年代重擔的一分子。

大學四年,國防生的特點不知不覺痕跡進我的身體里。在再次面對抉擇時,我天經地義地覺得,繼承了無數前人榮光的國防生集體,需求某些人在某些時間站出來,一步不退、一動不動。

當人生真的有了“如果”,站在這個分叉口,我作出了和當年相同的挑選,我決定沿著原來的路持續走下去。“戎裝執筆書崢嶸歲月,攜筆從軍保家國榮光”,這是我為自己確認的座右銘。我不后悔曾經的挑選,也對前方的路途充滿信心。



 

 

 

上一篇: 黑龍江彩票網_三年級的我迷上了《哈利波特》

下一篇: 河北:對家庭經濟特別困難大學重生一次性救助

本文鏈接: http://pylygf.com/tzgg/932.html (轉載請保留)

版權所有@鄭州中學

備案信息: 豫ICP備05014585號-1

地址:鄭州高新區櫻花街2號

郵編:450001

校長郵箱:[email protected]

黑龙江彩票网_99爱彩

初中部:0371-67980802

高中部:0371-67987180

國際部:0371-67996825

大圣捕鱼手机版官方网站 2124156214162467733997785618361152399715069085287627913920699618463254492385219231588531612505974822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